寻呼岁月

来源:建设公司    作者:陈岚     发表日期:2020-11-18 责任编辑:陈红  点击数:112

       一元路洞庭街,地处租界。深遂的门,古老的窗,斑驳的墙,他们静静地隐匿在这灯红酒绿的现代繁华中,散发着沧桑的气息和厚重的年代感。

那些老房子我不曾进去过,但底层大多被一些酒吧,吃肆所占居,一面面旗幡,一盏盏霓虹,点缀着古老的街巷。

在一个逼仄的门廊,上面居然还悬挂着已经残缺的“公务寻呼台“的大牌匾。寻呼台,多么遥远又熟悉的名词啊。那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了……

九十年代初,刚从中专毕业的她,应聘到家附近的一个寻呼台工作。到现在,她还清楚地记得那个“华英寻呼台”是一个部队企业。也和公务寻呼台一样,一扇窄小的门,后面是室外楼梯,轻过三个仅能容身的弯,才到了寻呼台的工作间。

九十年代,除了做生意的大老板腰里别个大哥大,没有几个人能用得上手机,更别说现在这功能齐全,集生活工作娱乐经营为一体的智能手机了。那时候,为人们传递信息,传情达意的就是呼机了。

 呼机全称电子寻呼机,人们都叫它BP机。这是那个年代能接收和传送简易文字信息功能的个人无线电通讯工具。 用Bp机的年代,正是她们这代人的青春盛世,正是一对对少男少女儿女情长的美好光景。

在寻呼台当寻呼员,首先要把那一本姓氏和常用文字编码背得滚瓜烂熟,每个汉字对应一组数字,每条信息就是一串数组,寻呼员接到客户电话后,将信息转化成对应的数组输入,信息就会通过专用设备发送到被呼客户的Bp机上。后来,慢慢又有了汉字寻呼机,客户信息通过设备转化后,直接通过汉字显示到被呼客户的寻呼机上。

三四天时间,基本上就能过了背诵的关。但这样还不能上岗接客户的电话。第二步,在寻呼班长的指导下学会吊嗓子。

 “喂,您好,这里是华英台,请问您要多少号?”从小放养的她,开始怎么也不习惯这种拿腔拿调的职业习惯。

 以实习的身份坐在工位上,看着那些同事一脸微笑地带着耳麦,听着此起彼伏捏着嗓子的职业用语,自己却还不能工作。那种羡慕和焦虑,不停的抽打着自己。大概一个星期,终于能正式上岗接电话了,既兴奋又紧张。

 刚开始怎么也接不起电话,怎么也抢不过那些老寻呼员。好容易接到一个电话,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下子紧张得嗓子眼发紧,几乎忘了反复背过的代码。立即定了定神,吊着嗓子来一句“您好,这里是华英台。请问您呼多少号?”这就慢慢缓了过来,然后让自己找到正常的思绪,继续为客户服务。

 接到的电话寻呼内容真是应有尽有,有老婆呼老公回家吃饭的,有老娘让不孝的儿子回电话的,有老板紧急呼叫懒散员工的……有些有趣的内容,就成了小伙伴们工余的笑料,以至于有人戏称寻呼机为“唤狗机”。

 由于是部队寻呼台,所以,除了班长是部队内部人员,其他都是外聘员工。但那一个月,却都是军事化的管理,不管是白班还是夜班,谁也不敢迟到早退,谁都自觉提前十分钟到岗。那个班长是个小个子的女生,她到现在在也没有忘记好的名字,她记得她叫“张平”。张平一头齐耳短发,声音细尖,但很严厉,不好说话,典型的部队作风。在寻呼台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一个月,那些一起工作过的小伙伴甚至连名字都没搞清楚,但那一段的点点滴滴,却早已轻轻收入记忆深处。

 后来,她到了阳逻,每周末才回家一次。那是个离武汉六十公里的偏远小镇,离她的初恋男友从此也有了六十公里的思念。于是她有了自己第一部BP机,那是男友送的礼物,更交给她的一份牵挂。

 那是一部女式寻呼机,摩托罗拉的,柠檬黄色。那是一个数字传呼机,每次信息显示也是数字,搞得跟摩斯密码一样。每次收到信息,想尽一切办法也要尽快回复这个电话。很多时候,这边她一句话还没说,已经是泪眼汪汪,而那边的他,就这样静静地等着,默默地守着。时间就这样,从电话的这头流到电话的那头,然后凝固。

 那段日子,最重要的事,就是等待BP机清脆的滴滴声。那声音,是那段日子最美的声音,有如天籁,滋养着小儿女们的相思与爱情。

 “公务寻呼台”的牌匾,依旧那样显眼。寻呼机已经是上世纪的故事了,那是一个时代的烙印。在那个科技刚起飞的年代,寻呼机让人与人的距离无限拉近,寻呼了亲情,成全了爱情。每个人的家里,一定都有一部寻呼机,每个人的心里,也一定都有一部寻呼故事。寻呼机已经完成了他的历史使命,但寻呼故事早已定格的每个人的内心深处,定格的还有一个时代的回忆。

 

 

 

Copyright 2016 中国电建集团湖北工程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金银湖街新桥四路1号 邮编:430040 邮箱:hypec-hb@powerchina.cn

电话:027-61169968(市场开发部) 027-61169642(办公室) 传真:027-61169066

鄂ICP备15005118号